= 怪癖多多的OS飯
= 不推薦但是會點紅心
= 不會Niao隨意跑來跟我講外星語的人

理所當然 ● 愛你(上)

 @-病屋- 

= 拖了那麼久,請原諒無能的我吧!^^ =

= 寫得很混亂,請給我溫牛的留言XD =

= 可配著利綺的"愛太遠“/周以則的”別做朋友“看文T_T

= 忘了說…子BO不對外開放,謝謝詢問的同學們! 短篇還是發這裡好了 :P














「居然比當老闆的我還勤快,真是太不像話了,櫻井工作狂~」 

「二宮老闆也很努力啊!這麼晚了還在辦公室. . .打電動!」

「你以為我想啊?要不是那相葉ち傢伙說要請我吃飯,我才懶得待在這裡」

「你別老欺負他~好歹你們是竹馬」

「就是竹馬才要欺負他啊!我不欺負他誰欺負他!」

「. . .」

「那傢伙有兩個星期沒出現了」

「嗯」

「吶翔醬. . .你還是不願意接受他嗎?」

「. . .」

「都三年了. . .讓他這樣等下去,真的好嗎?」

 

翻著文件的手僵在半空,櫻井盯著資料沉默著。他表達過自己的想法,但對方搶白自己有選擇的權利,他根本無法反駁。

 

「為甚麼不肯給他一個機會呢?難道是因為. . .」

「不是!」

「果然. . .說到那個悶蛋你就激動了」

「他才不是悶蛋!!」

「又激動了~你. . .其實挺在乎他的嘛~嘿嘿」

「. . .」

 

二宮拋下一抹微妙的笑後離開,而櫻井也因對話導致思緒已無法集中。渡步至辦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,外頭已下起了毛毛雨。街上行色匆匆的人們撐著傘,也許是趕著回家,也許是趕赴戀人的約,每個人都懷著不同的心情奔向不同的目的地。在這寒冷的下雨天,他. . .會在做甚麼呢?

文具店打烊了嗎?又或是那個人已躲在暖呼呼的棉被中呼呼大睡了呢?

輕嘆了口氣,櫻井的視線突然被一把藍色的雨傘抓住。等下. . .這顏色不是. . .路上不乏同色的雨傘,但直覺告訴他,那伞的主人. . .一定是大野智。

 

 

滋~滋滋~滋~

 

 

「二宮. . .」

「悶蛋出現了」

「. . .」

「嘶~外頭好冷!我把他丟在大堂接待處,你快去把他領走啦~」

 

三年前,在二宮的淡然,和相葉與松本的傻眼下,大野向櫻井表白了。「我喜歡你,翔醬~」後,大野總是有意無意來找櫻井吃飯。有時甚至會說哪裡哪裡的下酒菜很好吃,而硬拉著撅嘴皺眉嘀咕著自己還要加班的櫻井去小酌。

在不曉得櫻井何時會出勤的情況下,大野往往在會客角落待到很晚才離去。就算後來櫻井請他不要再等,對方依舊還是會在收鋪後出現。結果是櫻井覺得過意不去而會事先知會對方一聲。


「搞甚麼嘛~我出勤幹嘛要通知他啊. . .」

「因為他吃定你了,櫻井大律師~」

「> <~~~」

 

嘴上抱怨但手指還是飛快地在手機上敲打,乖巧地將訊息發出去的櫻井,每每都招來冷眼旁觀的二宮的輕蔑笑容。上個星期,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場所,意外地不見了那總是感覺帶著點落寞的貓背身影。


一天。

兩天。

三天。

 

「應該不會來了吧~」如釋重負的當兒,櫻井卻清晰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那股不明所以的失落感。時間不受干擾地往前邁進,兩個星期後的這個寒冷夜晚,大野來了。

走出電梯往左拐,大野的身板在寬敞的會客角落中顯得有些嬌小。白色襯衫系著花紋的領帶,再配上黑色西裝褲及鞋子,這樣的穿著著實令櫻井覺得不安,但又說不出個所依然。

 

 

「喲,翔醬~」

「好久不見,智君」

「有那麼久沒見嗎?」

「大概. . .兩個星期左右吧~」

「嗯」

.

.

.

.

.

.

 

記憶中和大野的相處一直都很平淡。櫻井大二那年通過二宮認識了對方,後來反而是他和大野更為熟絡。圖書館裡兩人自習的小角落,玻璃窗前並肩的打瞌睡,還有籃球場旁斜坡上的那棵大樹下一起和課本奮戰的炎炎夏日,一回頭,櫻井發現自己最後兩年的校園生活中,隨處都滿載著大野的身影。

沿著河堤旁散著步,已成為那時大家回家的習慣。大野話不多,櫻井也不會特意找話題。沉默地並肩走著,任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,偶爾興起時甩腳把路邊的小石子踢得老遠,然後相視而笑。與大野相處越久,櫻井越習慣將真實的自己展露出來。生氣時不需要裝出毫不在乎的微笑表情,難過時也無需顧及性別想哭就哭。無論是怎樣的自己,大野都會微笑接受。

 

「我會一直陪著翔醬喔~」

 

畢業後,大野還是偶爾會給櫻井發短訊。內容不是他手裡握著櫻井叫不出名字的魚類,就是生活中接觸到的各種漂亮景色。但不知何時開始,櫻井就鮮少看到「大野智」這個名字出現在手機屏幕上。那時的櫻井正熱戀中,對這件事全沒放在心上。

遭受人生第三次失戀後,櫻井對愛情這種傷心又傷腦的東西已徹底絕望。將更多精力和時間投入工作,櫻井很快就打出了自己的名堂。當不按常理出牌的二宮決定開設律師所,他二話不說就加入了。

離開大學第二年,櫻井和大野碰面了。在律師所附近的一間小咖啡廳裡,櫻井從容啜飲著咖啡,邊耐心等待委託人出現。之前二宮交代要好好招呼那位新客戶,其他的一概沒說。於是當見到推門而入的大野時,他整個人僵住了。直到對方的手用力在自己眼前不停晃動,才把他拉了回來。

原來這段時間裡,大野在國外考取了商科與設計雙學位,回國連續開了兩家頗有口碑的文具店,繼而想拓展網上業務。聯絡上二宮後得知櫻井當了律師,馬上決定把有關法律事項交給二宮開的律師所。

.

.

.

.

.

.

櫻井偷偷抬眼望向大野,發現對方也正看著自己。想說點甚麼來打破尷尬,大野卻先開了口。

 

「翔醬不問我去哪裡了嗎?」

「智君一定是有事要忙吧~」

「我回老家相親了」

「嗯. . .這樣啊. . .」

「. . .」

「. . .」

「翔醬沒甚麼要對我說的嗎?」

「. . .祝智君一切順利,嗯. . .快點請我去參加婚禮啊!呵呵~」

「. . .」

 

趕緊將視線移開的櫻井自顧自地打著哈哈,不敢再去看大野的表情。他怎麼會不知道大野的心意,怎麼會不知道這樣坦白很殘忍,但理性如他明白自己沒立場去阻止大野得到幸福。

各懷心事沉默了許久,最後是大野抓起西裝外套輕聲說了聲「晚安」,連帶來的藍色雨傘也沒帶走就離開了。看著大野步出大門後沒入雨夜的背影,櫻井適才揪緊的心暫時得到了舒緩,但壓在胸口的苦澀感卻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 

 

「對不起,智君~」

 

將臉埋入手掌心,櫻井在心中不停地默念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續)

评论(1)
热度(7)
© 夏日之石 | Powered by LOFTER